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育 >

女子3次无奈暂别母校 坎坷求学花10年读本科

发布时间:2015-05-11 22:49:22

女子3次无奈暂别母校 坎坷求学花10年读本科

女子3次无奈暂别母校 坎坷求学花10年读本科

回到出租屋,曹青会认真看英语书。

休学养病,挣钱供弟弟读书,辍学为自己攒学费,三次暂别母校

山妹子花10年读本科

本报特派记者李芳 通讯员邬紫君 刘旭 发自湖北宣恩县

一般人读完大学本科需要4年,而恩施女孩曹青读完大学却得用10年时间。她家住宣恩县沙道镇当阳坪村,这些年来,因各种际遇,她从一个大学生到辍学打工者,全国各地颠沛流离,唯一不忘的是心中的大学梦。4月初,曹青终于办好湖北第二师范学院的复学手续,这是她第四次走进大学,重新回归大学生身份。为了这一天,26岁的曹青等了8年。“走了许多弯路,我又回到起点了。”那一刻,曹青泪如雨下……

近日,武汉晚报记者特地赶到宣恩县,采访了曹青。

第一次暂别大学校园

休学回家治肺结核病

曹青回忆,2007年高考前一个月,她咳嗽得很厉害,常常感觉没有力气。上体育课跑步,她跑半圈就气喘吁吁。当时她以为是学习压力过大所致。

高考后,久病不好,曹青去医院检查。医生告诉她是慢性咽炎,住院治疗了几天,回家开了几个药方,不了了之。

那年高考她“失利得很离谱”,但还是收到了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录取通知书。18岁的曹青第一次走出大山,到向往已久的省城武汉读大学。

军训完后,曹青咳嗽得更厉害。“也许是整天在烈日下暴晒的原因。”曹青想。但军训后的体检无情推翻了猜测:肺结核阳性。

晴天霹雳,还没来得及好好体验大学生活,曹青就不得不含泪办理休学手续,回家治病。

“我都不知道那一年是怎么度过的。”说起这段当病人的经历,曹青的声音变得很低,手不停地拨弄外套上的一颗扣子。“不能出门,每隔几天就要去医院检查,每天一捧一捧地将药当饭吃。”难以下咽时会很恶心,倔强的曹青只能强迫自己吐完再接着吃药。只有这样,病才能好,才能早点回到大学。就靠这一点精神力量,在家人的陪伴、关心下,经过一年休养,曹青彻底康复,医生说“可以去上学了”。

第二次暂别大学校园

休学打工供弟弟读书

这一次入学,军训、上课、考试,一切如常,曹青顺利地读完大一大二。

大二暑假,弟弟曹钦胜考上武汉的大学,本已贫穷的家庭又添经济重担。2010年9月,帮弟弟办完助学贷款,筹够了第一个月生活费,曹青傻眼了:自己学费一分钱没有,后面弟弟的生活费和学费怎么办?也就在这段时间,父母因为打工长久两地分居,夫妻感情破裂离婚,不久后各自又重组了家庭。弟弟还小,爸妈各有难处,曹青做了个重要决定:再次休学1年,打工还家里贷款利息,供弟弟读书。

之后,曹青辗转山东和广西,先在一家餐馆帮工,后来又进入鞋厂做文员。给弟弟买衣服、寄生活费,曹青帮爸妈扛起了照顾弟弟的担子。那一年,曹青自己没添置过一件新衣服,厂里的伙食极其难吃,去厂外面吃一碗螺蛳粉成了最奢侈的事。虽然一碗粉只要3块钱,曹青却也很舍不得,规定自己每周只能出去“改善伙食”一次。

第三次暂别大学校园

无奈辍学打工挣学费

2011年9月,曹青休学结束,第三次重返校园,准备读大三。报名手续办好了,去缴费,她身上只有2000元钱。她给爸爸打了两次电话求助,答复都是:“缓几天,还在想办法。”之后就没有音讯。等了一周,曹青不愿再开口了。她收好行李,没和任何人打招呼,离开了学校,到宁波一家服装厂做销售,准备自己挣学费。“我知道这次离开可能回不了学校了,那时心里很绝望。”曹青说。每次休息路过当地大学门口,心都像刀子绞着疼。

打工难舍大学梦

夜大自修读完本科

工作之余,她报考了夜大,准备重新高考。有了目标,曹青突然找到了生活的动力。

“我们那时都觉得她疯了。”服装厂的同事谢倩倩说。

谢倩倩告诉武汉晚报记者,白天服装厂的工作非常繁重,晚上哪还有精力去夜大读书,在她看来,曹青不过是一时冲动,坚持不了几天。可有一次,她被震撼了:为了省钱,曹青租住在待拆迁的城中村,没水没电。有一天晚上,她去找曹青玩,发现曹青竟然点着蜡烛,在屋里做英语试卷,她喊了几声,曹青才回过神。她还看过曹青的资料书,好几本书都被翻烂了,她曾调侃说:“这才是读书破万卷。”

曹青不怕吃苦,但专升本1万多元学费难住了她。一筹莫展之际,经理陈淇找到她。“差多少,我个人借给你。”原来,陈经理得知情况,愿意借钱给她,并要求她可以在不影响生活质量的情况下分期还钱。拿到经理帮助的6000元钱,曹青感动得哭了。

为了尽快还钱,曹青周末又接了份家教工作,上班、上课、家教连轴转,因为超强度的劳累,有时晚上上课,她直打瞌睡。为了不耽误学习,最困的时候,她就使劲掐自己大腿,成人高考前的两个月,她腿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的。

3个月后,曹青还完了所有的钱,同时获得晋升,当上店长。

读书那边也喜报频传。曹青以宁波第一名、数学满分的成绩考入了浙江理工大学,之后,又半工半读修到浙江工商大学的本科学历。

得知湖北二师学籍还在

毅然回母校完成学业

2015年3月12日,这一天,曹青记得很清楚。专科、本科毕业论文都完成后,她到学信网查询个人信息,准备拿毕业证,这一查,她惊呆了:二师的学籍竟然还在。眼泪瞬间不自觉地流了下来。3月底,曹青放下一切事情赶到武汉办入学手续。她觉得,这次机会好似上天给她的礼物。

昨天,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外国语学院党总支副书记夏永祥说,学生学籍一般可保留5年,从曹青最后一次休学算起,她仍然在保留范围之内。其实,当初曹青突然离校,全院师生都在四处寻找她,得知她是因家境贫困辍学,大家都很遗憾。“鉴于曹青前两年在校内表现优秀,不论什么情况,学校愿意尽最大努力,支持并帮助她完成读书愿望。”

曾经的班主任苏萍说:“希望她可以把握这次机会,好好读书。”

今年9月,曹青将以插班生身份与2013级学生共同读完大三、大四。目前,她在家乡一家食品厂打工挣学费,做市场推广工作。

【对话】

为什么执意读第二个本科?

记者:这么多年的付出,和同龄孩子相比,你会觉得苦吗?

曹青:不觉得。虽然我曾经失去了很多,但是通过努力,我实现了自己的读书梦,这比任何事情都宝贵。

记者:你已经读了夜大本科,今年下半年就可以拿毕业证了,为什么还要回来读本科呢?

曹青:虽然进修了两所学校的函授学习,但我几乎都是自学,很少受到全面的教育。我决定回母校读书一则是完成之前没完成的学业,二是我想全面接受系统教育,弥补心中遗憾。

记者:两年后毕业,你会拿到统招本科毕业证,那么你是否会觉得当初夜大白读了?

曹青:不会。这样的经历于我已经是一笔财富,别人没有的,我有。别人有的,我通过努力,兜兜转转8年后,也即将会有。这两本毕业证和学位证,都是我通过努力换来的,我同样珍惜。